<noframes id="p55pr"><form id="p55pr"></form>

      <address id="p55pr"><address id="p55pr"><listing id="p55pr"></listing></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p55pr"></address>

                <address id="p55pr"><nobr id="p55pr"><menuitem id="p55pr"></menuitem></nobr></address>
                  信息網_資訊網

                  經典美文聯系我們

                  信息網 > 湖南信息 > 長沙信息 > 正文

                  中國探月工程六戰六捷 “嫦娥”書寫人類探月新篇章

                  網絡整理 2021-06-19

                    中國探月工程:

                    六戰六捷,“嫦娥”書寫人類探月新篇章

                    此前,中國探月工程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別人做過的,我們是學習別人的經驗。現在,我們也可以拿出點東西來,讓別人跟著我們一起來做一件事情。

                    ——葉培建 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航天科技集團五院技術顧問、嫦娥一號衛星總設計師兼總指揮

                  中國探月工程六戰六捷 “嫦娥”書寫人類探月新篇章

                   

                    ◎本報記者 何 亮 付毅飛

                    攬月而歸,踏夢而行。

                    2020年12月17日凌晨,嫦娥五號返回器攜帶月球樣品,采用半彈道跳躍方式再入返回,在內蒙古四子王旗預定區域安全著陸。

                    隨著嫦娥五號返回器圓滿完成月球“挖土”任務,帶著月球“土特產”順利回家,北京航天飛行控制中心嫦娥五號任務飛控現場旋即成為一片歡樂的海洋,大家紛紛歡呼、擁抱,互致祝賀。

                    嫦娥五號任務的成功實施,標志著我國探月工程“繞、落、回”三步走規劃如期完成。

                    走一條從無到有的闖關之路

                    20年前,我國啟動探月工程的論證,一條闖關之路從此開始鋪就。時年55歲的葉培建成為首批核心研究人員之一。2004年初,中國探月工程獲批準立項,正式進入實施階段。工程被命名為探月工程,分為“繞、落、回”3個階段,葉培建擔任嫦娥一號衛星總設計師兼總指揮。

                    現在,中國不但去得了月球,還實現了月背著陸、月面取樣返回。而在負責嫦娥一號任務時,“如何確保嫦娥一號準確進入環月軌道”就把葉培建愁壞了。當時,中國做軌道研究的人很少,又無法實驗。一個嚴峻的考驗就在面前:哪條軌道可行?

                    葉培建找到南京大學、國防科技大學、中國科學院,將要去月球的目的、想法和所有條件分別給到3家單位,讓他們“背靠背”進行計算,最后3家算出的結果是一樣的。葉培建說,這個軌道就可以了。

                    事后,做軌道設計的同志有點不高興,說“葉培建你不信任我啊”。但葉培建的反應是,這不是信任不信任一個人的問題,而是搞科研容不得半點差錯,必須小心謹慎一點。

                    要知道,當時美國和蘇聯是世界上探月技術最強大的兩個國家,相比之下,中國探月工程是在多個空白領域中從零開始摸索前進。

                    中國沒有月球探測衛星,中國科學家就想辦法把地球衛星的有效知識拿過來,再加上電子技術、無線電技術、材料技術的最新成果,組織隊伍在新技術上進行攻關。

                    當時國外做月球衛星,都有紫外敏感器,但中國沒有。探月工程就組織了一個博士班組從頭開始,通過幾年的努力,把紫外敏感器研制了出來,用葉培建的話說,“有這種決心才能夠去創新”。在嫦娥一號以前,中國地面測控天線最大是12米,而國際上做月球探測的最小天線是38米,如何彌補?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把衛星上各種電子設備做到國際上公認的理論值的最高水平!中國探月工程做到了。

                    2007年10月,中國探月工程中的第一顆繞月人造衛星嫦娥一號在西昌發射成功,經過8次變軌,嫦娥一號進入工作軌道,并傳回月面圖像,中國航天在飛向月球探索深空的道路上邁出了堅實的第一步。

                    從此不能說中國人只會跟著干了

                    在探月工程中,單號星是主星,雙號星是備份星。嫦娥一號的任務圓滿成功后,有一種觀點是,出于節約不主張繼續發射嫦娥二號,但葉培建據理力爭。

                    “要讓中國探月工程走下去,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嫦娥一號都已經做好了,再花點錢獲得更多的科學成果、更多的工程經驗有什么不好呢?”葉培建的一番解釋讓很多科學家轉變了想法,他的堅持也讓嫦娥一號的備份星即嫦娥二號成為探月二期工程的先導星。

                    事實證明,于2010年國慶節發射的嫦娥二號不僅在探月成果上更進一步,還為后續落月任務奠定了基礎,并且成功開展了多項拓展試驗。它完成了日地拉格朗日L2點探測,以及對圖塔蒂斯小行星的飛越探測,取得了珍貴的科學數據;最后飛至一億公里以外,也對我國深空探測能力進行了驗證。

                    3年之后的2013年12月,嫦娥三號探測器順利完成落月任務,其備份星嫦娥四號沒有再陷入是否發射的爭議,但對其執行怎樣的任務卻存在分歧。

                    當時有人認為,嫦娥四號無需冒險,落在月球正面更有把握,而葉培建則主張嫦娥四號要邁出人類尚未邁出的那一步——落到月背。

                  免責聲明:信息網轉載此文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站的觀點和立場。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果您發現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

                  Tags:專題(469)湖北圖片(251)圖片新聞(257)湖北新聞(255)湖北要聞(252)

                  轉載請標注:信息網——中國探月工程六戰六捷 “嫦娥”書寫人類探月新篇章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幸运棋牌